宋曄皓:綠色建筑應做新思考

發布時間:2011-11-16 08:11:36

   對于綠色建筑,清華大學建筑學院有一些不同于主流聲音的思考,例如綠色建筑是否高技術,是否代表智能,是否高門檻高成本,是否跟風就是對的。
   臺灣一個教授的調研,普通建筑能耗是194焦耳,而智能建筑反而要達到219~274焦耳,這意味著什么,并非說智能的建筑不好,其舒適度肯定比普通建筑要好,但是我們完全可以通過自然的手段實現通風、采光等。
   同時,綠色建筑是否為太陽能建筑?我們要堅持走太陽能利用發展的道路。但還要看到太陽能技術效率和產品壽命的局限,需要深刻認識將面臨的問題。
   今年我對于綠色建筑有了新的思考:第一,離開本土出擊國際,這是一個口號也是一個目標。第二,表面國際,狠抓鄉土。第三,團結踐行。
   對于技術部品的國際化,最近與一位奧地利教授交流時他提到,中國的玻璃制品,尤其是三層玻璃在技術方面已是國際第一,歐洲做不出來這樣的玻璃,但中國的部品整合存在問題,窗框、五金件及斷橋的設計、組合不合理,導致了整體窗戶產品傳熱性達不到最好。其實這是一個啟發,中國的部品完全可以走向國際。
   從廣義上講,建筑部品走向國際需要占領國際陣地,包括技術標準規范和產品。在制定標準規范時,我們不能照搬國際標準,這不適合中國國情。例如歐洲的一個標準,冬季供熱最大15千瓦時/平方米/年,若包含其他的日常用電則高達120千瓦時。這是典型的歐洲標準,因為其關注冬季,多數的歐洲國家夏季氣候相當舒適。中國與歐洲不一樣,中國的很多地方恰恰關注夏天制冷空調運用情況。若我們采用歐洲標準來應對中國的現狀則十分不適合。
   中國要做規則的制定者和引領者,引領規則之后才有無數的創造力,因為規則是自己制定的,所以我們可以隨時修正補充標準、隨時發布新的研究成果,隨時變通規則。
   表面國際、狠抓鄉土是指用國際規則來做事,但我的心是中國心,適合我們的、鄉土的、本土的,才是我們想要做的東西。
   團隊踐行是指團隊合作的力量。例如我們清華團隊,成員都十分年輕,我們也在實踐著,要創造出具有國際影響力、國內技術領先的零能零碳綠色建筑特色項目,這需要團隊集體的智慧結晶和努力。
注:宋曄皓-清華大學建筑學院建筑與技術研究所所長
一分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