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團結報》花姐是個“工作狂”

此頁面上的內容需要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獲取 Adobe Flash Player

尊敬的訪客,歡迎您訪問湘西州人民醫院網站,我們一直在關心您的健康!為您的健康服務!

地址:吉首市乾州世紀大道與建新路交匯處

郵編:416000

總值班室(新院):
       0743-8222417

總值班室(老院):
       0743-8222417

院辦公室:0743-2110288

醫務科:0743-2110060

宣傳科:0743-2110137

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醫院動態 » 媒體聚焦 »

《團結報》花姐是個“工作狂”

 
劉兵為妻子佩戴黨徽。劉 輝 攝
 
劉兵一家人。 作者提供
 
      2月15日,我州首支醫療隊前往武漢,支援新冠肺炎疫情防治,州醫院感染科護士長李康花與前來送行的丈夫劉兵相擁而泣的畫面感動了眾人。當妻子義無反顧地走上武漢抗“疫”最前線時,在州強制隔離戒毒所工作的劉兵用文字記錄下了他眼中的妻子 ——
 
      我眼中的花姐是個工作狂。
      天剛亮就去上班,半夜11點才回家,一年365天幾乎天天如此。每次打電話跟她通話時間不超過30秒,“我很忙有話快說。”是花姐跟我說得最多的一句話。我們一家都稱她為“副市長”(護士長)。
      而這次,花姐要去支援武漢之前,卻連一個30秒的電話也沒打給我……
 
“騙子”花姐
      幾年前,花姐就跟我說:“兵哥,我們分床睡吧。今晚是一個新來的護士值夜班,我怕半夜來電話吵醒你,你明天還得上班。”可是每到半夜,她又把我喊醒:“兵哥,快起床!送我去科室,我要去搶救個病人,科室晚上人手不夠。等下回來不要你接。”我知道,這又是騙人的話,凌晨四五點電話響起:“兵哥,快來接我。沒車回家,我得回家補個覺。”回家途中,花姐永遠是那幾句舊臺詞“這個HIV病人搶救了三次了,終于又救回來一次。”或者“哎,這么年輕就走了,如果時間能倒流,真希望她能有個完整的童年,成年了能自愛一點。”
      花姐回家就像住旅館(還是有專車接送的那種),經常半夜11點打電話讓我接回家,回家后簡單梳洗,便隨便找個地方一靠,打開手機查看一天的信息,一一打電話交代相關事項,完全不顧忌是否會吵醒孩子。資料書籍看完就隨手一放,東一堆,西一堆,還不準人收拾,說明天還要看,怕找不到!
 
不稱職的妻子
      兒子從幼兒園到小學六年級,花姐有且僅有一次參加孩子的家長會,孩子不會做的題,從來沒有講解過一次。女兒生病住院,花姐沒有陪過女兒一晚。花姐也記不住家里任何一個人的生日,在家從來沒有做過一頓飯。從結婚到現在,給我買衣服的次數不超過一只手……
      但是,單位的大小會議花姐沒有缺席過一次,扶貧戶家里問寒問暖,科室每個病人的病情如數家珍,對病人和病人家屬伯伯阿姨大哥大姐叫得比家里人還親熱。
      科室的護士職業暴露,花姐硬是要拉著我去看望她的好姐妹,說是不知道該如何面對她的父母……
 
不怕死的女漢子
      花姐不怕死。肺結核咔血的病人她敢沖上去救治,哪怕帶菌的鮮血濺上身;HIV感染病人,她敢去護理去梳頭去給病人翻身。
      2009年抗甲流,花姐到外面忙這忙那,從來不回家,只是給家里人交代下衛生注意事項。殊不知,我也在監管場所奮斗整整一個月,也出現了甲流癥狀無暇顧及在家的老小……
      新冠肺炎疫情肆掠,我真擔心武漢會出現花姐的身影。然而,隨著疫情的發展,我的擔心成真了!
      花姐已經一個多月沒回家了,帶給我的唯一消息竟然是要馬上出發去支援武漢。出發前,她沒有給我留信息商量下,甚至沒給我一個接電話的機會,哪怕平時的30秒通話。我深知,擋不住她前往武漢的腳步,唯有穿上警服,親手給她戴上黨徽,并致以一個標準的敬禮,用行動告訴她:“我是警察,是黨員,是丈夫,我們都有各自的職責與使命。請你牢記,你是黨員,要不忘初心,發揮先鋒模范帶頭作用,用你花了半年時間在地壇醫院學習的專業知識,帶上你的好姐妹一起來武裝自己,保護好自己!”
      花姐,我想對你說,我逆行的天使,我愿意永遠當你的全職司機接你回“旅館”,家里的那盞燈等你平安歸來!
 
(原載于2020.02.20《團結報》5版)
 
 
快乐斗牛-首页